「明兒去街上逛逛,要不?」隔夜,太華邊品茗邊笑著問海芋。

  海芋聞言佯嗔道:「又想嚇我了?上回我被蛇驚得還不夠?」憶起之前的經歷,她到現在仍心有餘悸。

  「是要給妳看樣東西,但絕非要嚇妳。」太華的笑臉看在海芋眼裡邪氣的很。她臉一別不予理會。

芴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